不平等、民粹主义与巴西政治:一个活动分子的看法
2019-07-20 22:03魏星144

当地时间2019年7月15日,巴西巴西利亚,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出席众议院一次全体会议。

图:Jorge William/Newscom/VCG

在2018这个大选年里,一位巴西圣保罗州选民要做出多少选择?

他必须选出1位总统、1位州长-副州长组合、2位参议员、70位国会众议员、94位州议员。而竞选这些职位的候选人多达上万名,他如何能选出自己满意的对象?

这也是莱安德罗·马查多(Leandro Machado)思考的问题。他觉得科技可以帮忙。2018年,他主导设计了一个网络平台#TemMeuVoto,就像约会网站,帮助全国选民进行候选人匹配。结果,有150万人使用了这个工具。

这样的操作是莱安德罗的激情所在。童年时代,他有机会见到总统候选人坦克雷多·内维斯——经过20年军事独裁统治后巴西第一位平民总统候选人,让他印象深刻。十几岁的时候,他在巴西利亚大学选择了政治科学专业。2000年毕业时,他选择在私营部门工作,以帮助改善私营部门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他曾在壳牌和IBM等跨国公司工作,然后加入巴西化妆品公司Natura Cosméticos,在那里他帮助建立了公司的政府关系部门。

2010年,莱安德罗在绿党领袖Marina Silva和她的竞选伙伴Guilherme Leal(Natura的创始人之一)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他在2014年的总统竞选中再次与Marina Silva一起工作。2012年,他联合创办了RAPS(可持续性政治行动网络),一个旨在提升巴西民主能力、培训政治参与者的机构。随后,他创办了巴西首家议题倡议组织CAUSE以及旨在重建地方政治的政治运动 AGORA!。2015年,莱安德罗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青年领袖。

2019年7月1日,在大连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期间,莱安德罗讲述了他对巴西政治的看法。

莱安德罗·马查多

问: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是民粹主义者吗?

莱安德罗·马查多:是的,他是民粹主义者。要想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回头看这些年巴西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博索纳罗能够成为总统。

2018年大选之前,左翼的劳工党已经统治了这个国家16年。首先是卢拉的两个任期一共8年。卢拉是巴西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政治家。尽管有针对他的各种指控,尽管他现在在监狱里,但他依然是巴西最重要的政治角色,巴西政治的所有事情都跟他有关,包括新总统博索纳罗。他之所以能成为总统,因为他是第一个开始攻击卢拉的人,大约6、7年前,在那个时间点,没人攻击卢拉。我们要记住的是,卢拉卸任时拥有超过80%的支持率。然后他从劳工党内挑选了他的继任者迪尔玛·罗塞夫。但罗塞夫没有遵从卢拉的宏观经济政策,导致了经济衰退。

同时,在罗塞夫任期内,发生了代号“洗车”的反腐败行动,围绕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爆发了巨大的政治和腐败丑闻,规模是前所未有的。很多人深陷其中,不仅是劳工党的人,几乎所有其他政党都有份,现在很多人进监狱。

随着“洗车”行动的进行,以及罗塞夫带来的经济衰退,人们开始把所有这些糟糕的东西都怪罪在劳工党身上,而博索纳罗是首先开始指责他们的人,人们开始把他视为有勇气反对劳工党的可能人选甚至是唯一人选。

卢拉放弃参选后,劳工党推举圣保罗前任市长费尔南多·阿达参选,但他的竞选活动很糟糕,讲话时给人的感觉像一个偶然参加总统大选的政治学者。劳工党没有能够把竞选活动的焦点从卢拉成功转移到这个新人身上。

博索纳罗还很善于利用科技,利用WhatsApp。他一直发表好战的言论,他反对一切,反对同性恋,反对左翼,反对女性,等等。他成功地利用了所有这些负面情绪,针对经济衰退、失业、腐败的负面情绪。同时,劳工党以及左翼已经统治巴西超过15年,人们开始厌倦了。博索纳罗在演讲中说,我会解决这个,我会为那个而战,我会打击腐败,我会杀死每个谋杀犯。他的所有言论都是反对、反对、反对,他说他会解决所有问题。这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者的话语,一个理智的人会明白,在4年或者8年时间里,你最多可以解决两三个大的问题,尤其是在预算吃紧的情况下。但他说,一切都会改变。

现在,博索纳罗的支持率已经下跌了,这个星期最新的民调显示,大约32%的人支持他,33%或者34%的人持中间态度,34%左右的人讨厌他。一个新当选的总统在开头6个月的支持率如此之低,这在我们的民主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许是因为经济状况不好,或许是因为人们意识到,标榜一切都会改变的民粹主义承诺实际上不会实现。

所以,博索纳罗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在接下来的3年半时间里,我们要尽力管理这一状况,他可能逐渐会变得务实。

问:我们看到,2016年美国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有着比较明显的人群和地理分野,博纳索罗的支持者是哪些人?

莱安德罗·马查多:博索纳罗的第一个选民基础是年轻的、受过教育的白人男性,因为他展现出的所谓强势姿态。

然后,支持博索纳罗的还有反对劳工党的人,他们视他为击败劳工党的唯一机会,因为其他的候选人要么很弱,要么是很老式的政客。这里有一个很微妙的事实是,博索纳罗其实也是一个陈旧的政客,但他一直在说,我代表的是全新的政治,因为我讲出真相,云云。其他的候选人被认为反对劳工党的声音太弱,他们总是说,是的,劳工党是陷入腐败,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问题,你不能指责一个政党,你只能指责某个腐败的人,等等。但人们对这种安抚式的演讲已经厌倦了,希望变革。

还有一点,博索纳罗意识到,他必须获得自由派精英的支持。所以他在竞选过程中指定了保罗·格德斯担任经济顾问,这个人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被称为“芝加哥男孩”,是自由派经济学家。如果你看看博索纳罗在国会的记录,你会发现他持非常民族主义的观点,从来没有支持过自由主义经济法案。但他依然邀请了保罗·格德斯,博索纳罗说,我一点都不懂经济,但这个人懂,因此,我也是自由派。最后几个月里,通过对保罗·格德斯的任命,经济自由派也开始支持博索纳罗。

所以,支持博索纳罗的有三大人群:受过教育的年轻白人,强烈反对劳工党的人,自由派。

问:在博纳索罗之前,左翼统治了巴西16年,还涌现了卢拉这样的明星领导者。面对最近几年的形势变化,左翼为什么没有做好准备?

莱安德罗·马查多:其实,巴西的左派没有那么强。我们从1964年到1985年处于军事独裁期,1964年,巴西发生军事政变。军政府是右翼政权,他们发动政变后,在全国范围内追捕左翼分子,把左翼政治家送进监狱,或者驱逐出境。所以,在20多年的右翼军事独裁时期,他们一直试图击败左翼政治力量。

军政府统治结束时,发生的并不是一次革命。在军政府统治末期,社会民主党人上台了。所以,1980年代和1990年代,巴西政治是被社会民主党和右翼之间的联盟主导的。

在这一阶段,左翼的主要力量劳工党开始逐渐成长,他们虽然还不是很强大,但开始产生一些议员,开始产生一些市长,开始治理一些州。卢拉一直冲在最前面,从军政府统治末期开始,他就是左翼力量的代表了。然后,劳工党越来越强,直到卢拉赢得总统大选。劳工党成为一个强大的政党。但就联盟而言,左翼并不是很强大,所以他没有那么多的左翼政党可以来组成联盟,必须依靠中间政党。

所以左翼在巴西不是一直都很强大的,这就像过山车或者钟摆。军政府时代是右翼,然后社民党大约有10年,开始向中间移动,然后是大约15年的左翼,现在钟摆再次偏向右翼。

拉美的趋势也差不多,钟摆几乎是一致的。1970年代,几乎所有的拉美国家都是军事独裁,因为当时是冷战时期。然后,钟摆开始偏向社会民主党,除了巴西,还有哥伦比亚的加维里亚,阿根廷、智利也是如此。社会民主党人在台上很多年后,钟摆开始向左偏移。巴西的卢拉,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阿根廷的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智利的巴切莱特等等。然后,钟摆再次向右,智利的皮涅拉,巴西的博索纳罗,哥伦比亚的杜克,阿根廷的马克里,等等。

问:巴西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莱安德罗·马查多:不平等。很多其他的挑战要么是不平等导致的,要么导致了不平等。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已经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世界经济论坛、IMF等等都在警告,全世界的不平等现象在上升。在巴西,我们确实知道这很不好,但出于某些原因,有些政客和政治势力说,这不是真正的问题,为什么?因为这很复杂,很难理解,也很难向人民解释。不平等导致了很多现实问题,比如犯罪。同时,不平等问题也是由另外一些明显的、容易理解的事情导致的,比如缺乏教育和平等机会。如果你是黑人,有95%的概率会出生在贫民窟。如果你在卡多佐总统任期后出生,你可以上学。在他的任期,96-97%的孩子能够接受教育,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很多学校缺乏基础设施,教师没有经过充分的培训,也没有良好的装备。你去了很差的学校,你没有很好的关系网,你可能会遭遇有种族主义偏见。在这样糟糕的条件下,你很难成功。

然而,如果像我一样,是白人,有欧洲祖先,一切可能会大不一样。我的家庭并不富裕,算是中产阶级。我祖父是农民,父亲做生意。我读的是公立学校,但当公立学校的教师罢工——这些教师收入太少所以他们当然要罢工——的时候,我的父母有能力收紧预算,把我们送到私立学校去,这主要是因为我父亲可以负担得起。但如果你来自穷人家庭,就负担不起。然后我进了一所公立大学。在巴西,公立大学是最好的大学。为什么我可以进去?因为我之前有机会在学业上表现优异。如果你看看巴西公立大学学生的结构,就会发现,大部分是所谓精英阶层。然后造成的结果是,精英们读着免费的大学来保持自己的精英地位,来维持现状。

就教育体制而言,我们的问题是,50%的9-10岁之间的孩子不知道怎样用葡萄牙语读写,也不会做基本的数学。不给孩子们学习的机会,等于是在扼杀他们。所以,一个很大的问题是,97、98%的孩子虽然上学了,但却没有学好。糟糕的教育体制会让不平等现象持续下去。如果没有教育,没有技能,没有准备,没有机会,会发生什么?当然是犯罪。我并不是说如果每个罪犯都能接受教育的话,他们一定能变成好人。但如果我们有适宜的教育,犯罪率会低很多。

所以,不平等、教育和犯罪是目前巴西面临的主要的挑战,其中最主要的还是不平等。什么导致了不平等?糟糕的教育。什么是不平等的结果?高犯罪率。所以这是一个三角问题。当然,此外还有健康问题,尽管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公共卫生系统,但预算不够。

问:你自己是如何参与到巴西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去的?

莱安德罗·马查多:我是一名政治学者,我不想只研究社会是如何运行的,我也想努力通过政治手段,通过动员人民,通过选举,通过决策,来改善社会和人民的生活,提供让我们所有人都受益的公共产品。我最自豪的是,科技如何能够提高政治参与,怎样不仅仅给人民提供发声的渠道,也能创造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便捷渠道。

去年巴西大选的时候,我组建并领导了一个政治运动联盟,设计了一个数字平台,帮助人们更好地选择国会议员。去年我们不仅选举总统,还要选举27个州长,选举国会议员,27个州的议会议员,等等。

以圣保罗州为例,我们有70个国会议员席位,还有其他州层面的席位,但我们有很多人竞争这100多个席位。你怎么能在短短时间内了解这么多人的竞选纲领和其他信息?即使不吃不睡,也做不到。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问题,而技术可以帮助人们做出提前选择,这不是要给你指定候选人,而是建立一个平台,帮助人们从这些人里面筛选出大约20人,然后你可以对这20人进行比较深入的了解,做出更好的选择。

所以我们就和大约20个组织一起设计了这个名叫#TEMMEUVOTO(https://temmeuvoto.com/)的平台。所有的候选人都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没有因为任何原因屏蔽任何人。如果你是一位注册候选人,你的资料就会在这个平台上出现。没有一点偏见。如果你是一位选民,你首先要回答7个问题,这些问题是关于你希望你的候选人为你做什么。然后,系统会给你生成一份大约10-20位候选人的名单,你可以仔细研究。

在竞选期内,我们大约帮助150万人做出了选择。明年巴西有地方选举,会选举市长和市议会议员,我们正在为此做准备,帮助人们选择市长和市议员。巴西有非常严格的选举法,所以我们得以以很职业的方式运行我们的系统,而且不带偏见。我们没有接到来自候选人的任何投诉,也没有招惹来任何的司法问题。我们尽最大努力保持独立性。

巴西已经实施电子投票很多、很多年。整个过程很简单,也很可靠。每年巴西的最高选举法院都会举行黑客大赛,黑客们努力试图攻破系统,但至今尚无人成功。这对我们来说很有利,因为每一位候选人的信息都公开在网上,我们很容易就能获得这些官方的公开数据,来建设电子平台。如果没有这一套电子投票系统,说不定我们的计划也就不存在了。

京网文[2017]10577-1243号京ICP备16047887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271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532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0698043举报邮箱:legal_department@pearvideo.com
梨视频APP二维码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