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思岸:我们能相信什么样的数据是这个时代最难回答的问题
2019-07-20 22:03魏星226

想知道韦思岸(Andreas Weigend )的行踪似乎轻而易举,他的个人网站上详细列明了他接下来一周、一个月甚至一年的日程,有的甚至精确到抵达每个城市的航班号码。如此程度的数据公开,会对他造成困扰吗?

这位数据领域的先行者似乎不以为意,他说自己还没遭遇过别人利用他的公开数据做坏事的经历。

作为亚马逊前首席科学家,韦思岸帮助亚马逊创建了数据战略。同时,他还为阿里巴巴等公司以及德国联邦政府担任顾问,他是德国联邦政府数字委员会的成员。如今,他创办了社会数据实验室(Social Data Lab),专门研究数据的未来和人类行为。他出版于2017年的著作《Data for the People》(中文版译为《大数据和我们》)也成为思考数据的经典作品。

2019年7月1日,在中国大连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上,韦思岸分享了他对一系列话题的看法,首先就从他的个人数据开始。

韦思岸

问:我可以从你的网站上找到你的日常,你的航班,你的联系方式等等各种信息。如今普通人对自己的数据和隐私越来越看重,而你似乎看起来是透明的。这代表你对数据的态度吗?

韦思岸:其实,首先要搞清楚我们要担心什么,这是很重要的。对我来说,当我乘飞机的时候,我的航班,甚至我的座位号,都并不是那么个人的信息。我发现,公开这些信息,在很多时候能更好地和其他人协调。比如,如果你知道我会在7月4日下午抵达北京,5日深夜离开,那我在北京的朋友就可以做计划,他们会知道我可能可以在5日晚上一起早点吃个晚饭。而我不必就这些安排来来回回地讨论和确认。所以,如果你更透明,有时候会更有效率,比如制定日程方面。

当然,另一方面,一个巨大的担心当然是,人们自己的数据以及人们产生的数据被用来反对人们自己。不过,我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至今没人用这样的数据来对我做坏事。大约10年前,我还曾经公开过我的PNR——旅客订座记录,后来我发现,如果有人有我的PNR信息和我的姓,他们就可以更改我的航班。这就是我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问:你之前曾经为亚马逊设计过数据战略,但现在和当年比,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对自己的数据和隐私也更加关注。你认为这些数据战略过时了吗?

韦思岸:我想引用(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一句话:你不仅应该关心哪些东西改变了,你更应该关心哪些没有改变。亚马逊其实一直是一家数据公司,一直很严肃对待个人用户的权利。我认为没有改变的是亚马逊对客户数据的尊重。我们把数据用在顾客身上,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决定。所以我可以很坚定地说,发生在Facebook的那些事情,我无法想象会发生在亚马逊。

另外一点没有改变的是,亚马逊的目标一直是尽可能多地卖出东西。所以,跟Facebook和Google相比,这是一个简单得多的商业模式,因为Facebook和Google并没有直接从用户那里获得收入,而是要依赖第三方。

问:但是,作为一个用户,你怎么说服我相信亚马逊认真对待我的数据呢?是否应该有一个第三方机构来监督?

韦思岸:确实,我们需要严肃对待普通人对他们数据的这种恐惧心理。这种恐惧有很多种,有些是担心我的真实数据可能会被泄露。比如,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些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东西,这些信息如果泄露了我会感到很不舒服。第二种担心是,不真实的数据被泄露了。我可能根本没买过,但有人说我买过,这是一种不同的恐惧。还有一种是,有一些我本来希望保留的数据,结果莫名消失了。此外,我们必须改变一种想法,我们不能试图假装我们能够阻止对数据的收集行为,我们得接受这样的现实。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事情来交换这些数据。比如人脸识别,我这次乘坐的是中国国航的航班,在有些地方他们对我进行了摄录。他们实际告诉我们,这是为了你的安全,在公共区域,你的声音和视频会被收集起来。至少他们是诚实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会不会改变人们的行为?如果你知道你正在被记录,你会做什么?会不做什么?当我对着麦克风说话的时候,我当然会说得很不一样。那我们再想想,如果一切都被记录,会不会少一些腐败现象呢?但是,回到我的担心上,要是有人改变了记录的数据呢?比如在写入区块链之前就篡改了数据。柏拉图2000多年前就在问:什么是真相?我会问,我们能相信谁?我们能相信什么样的数据?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难回答的问题。

韦思岸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拿着他的著作Data For The People合影。

问:美国大选季来了,大的科技公司成为烫手话题,有些候选人呼吁拆分亚马逊。你认为未来这个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吗?

韦思岸: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科技公司彼此之间还是不一样的。比如,苹果和Facebook就很不一样。我不认为拆分科技公司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我们必须真正找到问题的根子。二战后,德国有纽伦堡审判,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结束后有真相委员会,他们的任务是弄清楚发生过的所有罪行,我们也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比如,Facebook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看到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作证时的糟糕表现,真让人觉得悲哀。他甚至还没在欧洲公开作证过。我认为,作为一个有20亿用户的大公司的领导者,你应该有操守,直面人民的问题。他虽然不是候选人,但他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选区,他应该像默克尔那样接受同样的审视。

拆分科技公司其实是很微妙的,因为这些大的科技公司的价值通常就来自把不同来源的数据汇集联合在一起。对我来说,问题不是Facebook为什么给我看这么多的广告,问题是为什么Facebook给我看这么多糟糕的广告,他们应该很了解我才是。这些广告如此不具有针对性,是怎么做到的?他们的广告负责人解释说,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的隐私。对于这个理由,我无法接受,我认为不要用保护用户隐私的借口来掩盖你缺乏竞争力的事实,承认你搞砸了吧。所以我真的希望科技公司可以有操守,说到做到。

但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大钱,他们要做能挣钱的事情。除非华尔街衡量股票价值的方式变了,科技公司不会做出改变。我们作为公民应该成为对数据有认知能力的人,我们需要针对哪些是最值得重视的价值,形成自己的观点。我们需要谈判,中国、美国和欧洲,有三种不同的视角。我们可以做实验,Facebook VS微信,它们都有10亿或者以上的用户。

总体来说,我还是对世界很乐观的。这个世界相互连接了起来,这在人类历史上是首次发生,这很疯狂。其次,还有希望,但我们要承担责任,我们需要自我教育。

京网文[2017]10577-1243号京ICP备16047887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271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532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0698043举报邮箱:legal_department@pearvideo.com
梨视频APP二维码
下载APP